遂宁工程机械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工程机械厂家

山东聚烯烃产业链今年有点冷

发布时间:2022年01月07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山东聚烯烃产业链今年有点“冷”

化工市场一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“中国塑料看山东,山东塑料看淄博,淄博塑料看临淄。”山东地区聚集了大量的聚烯烃相关企业,除了有投产早、规 模大的本土生产企业齐鲁石化之外,相关产业在其辐射带动下也得到了快速发展。以淄博临淄齐鲁国际塑化城为代表的专业化塑料市场,以及以清田塑工为代表的下 游生产企业,形成了“生产—贸易—消费”的全产业链布局,塑料市场的集聚优势在山东得到充分体现。

在化工行业,聚烯烃曾有着“土豪金”之称。2008年之前,煤化工料尚未出现,中石油、中石化主控国产料市场,加上当时网络还未普及,市场价格并未完全公开透明,淡旺季较为明显,上下游订单稳定,价格上涨具备持续性,整个聚烯烃行业处在“风生水起”的高盈利状态。

回忆过去生意好做的时期,临淄齐鲁国际塑化城一位贸易商感慨地说,那时的市场似乎人人都能做,人人都赚钱,生意红红火火,门前车水马龙。

然而,时过境迁,聚烯烃行业风光无限的日子好像一去不复返了,取而代之的是市场整体的落寞。在此次调研中,期货日报记者亲身感受到行业的萧条,无论生产企业,还是贸易商,或是终端经销商,心态均较为悲观,整个产业链可谓“寒冬”渐近。

仅从齐鲁国际塑化城目前的经营状态来看,就能让人感受到行业“寒冬”的来临。9月原本是聚烯烃贸易旺季,但齐鲁国际塑化城一片沉寂,数百家商铺门可罗 雀,乏人问津。塑化城内“此房出租”的招租启示随处可见,路两旁整齐停靠着商户的私家车,却不见货车的影子。调研团一行20多人的到来,反倒成了寂寥市场 中的一道风景线。

走进塑化城院内一幢7层大楼,调研团找了一圈,才发现5、6、7层分布着两三家与塑料相关的贸易公司,工作人员清闲地坐在电脑前,有的看看股票盘面,有的玩起了游戏,生意之冷清可见一斑。

当地一位对塑化城比较熟悉的期货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塑化城曾是临淄聚烯烃市场红火时的一个标志,但现在偌大的市场中,只留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商户还在苦苦坚守,其他商户多已改行,生意难做已经成为当地市场的常态。

而坚守似乎也并不容易。淄博耀辉塑料有限公司是临淄地区一家塑料贸易企业,该公司总经理沙良凯告诉记者,十几年来公司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一直坚持对风 险的控制,追求利润大化、风险敞口小化,在区域内做大做好做精的基础上,努力发展外围市场。但近两年市场行情变化太快,让久经市场磨炼的沙良凯也 犯了难。

“行情变化太剧烈,塑料企业日子较为难过。不过,实力不强的企业还未完全被淘汰出局, 加剧了各家企业的经营压力,贸易商基本没有利润可言。”沙良凯坦言,与往年相比,今年公司的销量减少了约20%,但是由于应对积极,库存较少,加上对期货 工具的熟练运用,公司总体经营情况还算稳定。不过,在他看来,现在的困难也许只是一个开始,行业的“寒冬”还会持续较长时间。

同样,在捷工塑料总经理黄炳琦看来,当前的贸易商大有大的苦,小有小的难。“难得的一波行情往往超不过三天,由于宏观面影响较大,甚至第二天就出现反向 变化。不仅如此,季节性行情也不如以前那么明显,顶部显而易见,底部却是‘跌跌不休’。复杂多变的行情令贸易商不知所措。”黄炳琦说。

订单减少 今年旺季市场有些冷清

从调研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今年市场的低迷是显而易见的,直接的表现就是,通常的“金九银十”也难以再现。

聚烯烃行业下游市场,如农膜及塑编行业,以往也存在明显的季节性规律。通常情况下,棚膜生产每年7月开始,8月进入旺季,中秋节前后达到顶峰,此后一直生产到春节;地膜生产则从11—12月开始,年后进入旺季。

以前“金九银十”旺季行情都会如期而至,但是近几年,生产企业明显感到旺季行情越来越不明显,且时间后移,订单呈现零散化。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,今年临 淄地区农膜订单延迟20天,青州地区延迟10—15天。“往年下游经销商下订单一般提前半个月到一个月,但现在往往只提前10天左右,订单总量也较去年同 期减少10%—30%不等。”一家农膜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此外,一家塑编企业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该企业7月订单较往年推迟了10多天,且总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20%。在数家农膜厂,调研团也没有看到往年那种车辆排队装卸货的繁忙景象,整个厂区较为冷清。

“今年农膜旺季受下游采购习惯改变的影响,推迟了10—15天。”山东欧利塑料制品厂总经理刘鹏告诉记者,目前下游经销商及农户基本采用随用随拿模式,提前囤货或提前购买情况较前几年大幅减少。

同样,在青州另一家农膜厂,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往年10月份农膜企业基本已经积累了1个月的订单,工人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生产,但截至目前,该企 业仅保持七成左右的开工率。这也印证了当前生产企业利润低下、经营困难的现实。受农膜新产能不断投放及订单下滑影响,生产企业普遍反映当前利润较低。“目 前低端农膜生产利润仅为200—300元/吨,利润率不足5%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今年的聚烯烃市场为何会出现“旺季不旺”现象?会不会与所谓的“大小年”有关?在调研中,市场人士也证实农膜需求确实存有年份差异,且今年正属于“小年”,不过这一因素的实际影响并不太明显。

“虽然目前市面上的棚膜已经可以做到使用2—3年甚至更长时间,但由于第二年棚膜的透光性会有所下降,农民一般还是会选择更换。而且农民收益越好,越倾向选购质量好、价格高的农膜。”中信期货分析师林菁称,“大小年”对于农膜市场的影响现在并不明显。

据了解,目前下游生产企业反映的农膜市场的变化,与产能相对过剩、原料价格波动频繁、资金紧张有较大关系。一方面,近几年农膜及塑编企业产能连续扩张, 相较于原料贸易、终端消费而言,呈现一定程度的供应过剩。由于产能提升,订单交付时间缩短,进而使得生产旺季持续时间相应缩短。另一方面,原料价格波动频 繁导致订单零散化。据林菁介绍,农膜及塑编企业对产品定价基本都采用“原料 加工费”模式,加工费在一段时间内相对固定,产品价格的波动很大程度取决于原 料价格。“以农膜为例,对于经销商而言,受原料价格下跌影响,‘定得早、亏得多’,造成订单时间越来越靠近农膜使用时间,而且分期分批下单。”林菁说。

此外,在原料价格下跌的背景下,受订单零散化、利润不佳、资金压力大的多重影响,生产企业不愿意且没有足够的能力进行备库。截至调研当周,山东地区聚烯烃市场的旺季表现仍不尽如人意,旺季的“火候”明显不足。

产能扩张 下游市场打起无序“价格战”

农膜市场“旺季不旺”,整体产能过剩是造成农膜厂“日子不好过”的主因。在此次调研中,记者发现下游农膜市场“僧多粥少”的情况较为明显。

山东欧利塑料制品厂位于山东省青州市高柳镇,是一家专业生产各种高新技术农用薄膜的中小型塑料加工企业,拥有各类吹塑设备20余台,年加工能力2万余 吨。与该厂规模相当的企业在当地还有四五家。整个青州市的农膜厂都集中在高柳镇,总产能约有20万吨。当地沿街两边,大大小小的农膜广告标牌随处可见,路 两旁分布着好几家设备、规模、技术相差不大的农膜企业,农膜生产显而易见已成为该镇的支柱产业。

据了解,以前山东农膜产量的60%出自淄博临淄地区,但近几年周边青州、临沂等地也迅速崛起了很多膜料生产企业,生产也逐步开始分散。

刘鹏向记者表示,青州地区以前并不生产农膜,近三年来随着当地农膜需求的增加,产能才集中发展起来。由于往年生产利润较好,加之设备成本低廉等,当地很多人开办了膜料生产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几年,由于农膜厂家迅速扩张,农膜经销商也受到了影响。在寿光,几家代理大品牌农膜的经销商均表示,其销量已受到附近一些新建农膜厂的冲击。

“现在周边有不少小型农膜厂,有的还是自产自用,或者销售给村里的农户使用,这就把我们的生意给抢了。”寿光市纪台镇一位农膜经销商感慨地说,近几年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,都不敢囤货,空守着这么大的商铺,还不如租出去挣钱多。

由于近几年农膜产能过剩,新增农膜厂、经销商较多,市场恶性竞争也尤为严重。“现在分到各家企业的订单越来越少,市场价格战不可避免,尤其是膜利润 较高,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。”刘鹏说,受资金及经济效益的限制,未来产能整体扩张速度将放缓,市场逐步向化产品转型,市场洗牌、淘汰落后产能不可避 免。

在刘鹏看来,受中低档膜利润低影响,目前许多农膜生产厂家难以给工人发出工资,因此想转向生产利润高的膜,以规避低端膜的恶性竞争。“这样一来,技术不更新或者更新慢的企业,在这一过程中肯定会被淘汰。”他说。

实际上,在今年经济低迷、订单总体减少的背景下,终端企业订单分化已成为市场普遍现象。“塑料行业下游过于分散,小规模的农膜生产厂家较多,利用回料或 低端料生产的现象以往比较普遍,供过于求使得区域性的恶性竞争加剧,导致企业两极分化严重。”华信万达期货分析师柳姗姗表示,技术水平低的生产企业会因订 单减少,而逐步面临淘汰;技术水平高的生产企业则因订单集中,生产规模逐步扩大。

寿光纪台镇一 位农膜经销商表示,农民今年没有形成集中采购,部分原因是周边塑料厂以及经销商过多,可选择性相对增加,不用着急进行提前买货。此外,农民对于农膜的质量 也是有要求的,棚膜偏向选择透光度高、拉伸性好的产品,对地膜的要求相对低一些,认可大品牌且销量相对较好的产品。这也说明了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,质量和 品牌仍是重要的。

木质纤维

其它助剂

光固化/光敏树脂